当前位置: 首页 舆情公关

近期济南舆情情况如何报道(济南舆情处理)

栏目:舆情公关 作者:黑猫站长 时间:2022-12-27 01:16:04

今天黑猫站长给各位分享近期济南舆情情况如何报道的知识,其中也会对济南舆情处理进行相关的拓展介绍,希望能够帮助大家解决现在面临的问题,一起来看看吧!

本文目录一览:

济南警方回应称“怼网友”微博发布者不是民警,为何官微发表不当言论者均是“外人”?

现在的社会有很多的不正之风是很多,我觉得需要慢慢的尽快的进行纠正了,特别是一些一些执法部门,必须要有一个为人们服务的心态,不能做什么事情都推脱责任,任何事情都不管老百姓的实际情况。中国政府的领导人,一直强调执政爱民,但是在很多地方,这样的事情根本没有得到执行。

我觉得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山东省母子被侮辱的案件,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当时的济南警方在看到高利贷控制母子的自由,侮辱母子的时候,他们采取的是不作为的行动,最终导致整个事件,变成一起杀人案,从这件案子的经过来看,警察应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不过济南警方的反应很快,当然并不是对高利贷犯罪人,而是对网民采取行动,使用一些侮辱性的东西来讽刺网民,我觉得身为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叫人寒心,当然这件事情的结果,自然是警方宣布,首先是这两条微博没有任何含义,其次是值班人员也并非民警,我觉得这事情真是有些匪夷所思。

首先微博的言论没有任何含义?这句话很蹊跷,如果没有含义的话,为什么会出现在济南警方的微博呢?难道警方的微博经常喜欢发表没有内容的信息吗?其次这次事件的值班人不是警方的人,这句话更加有些不可思议,警方的微博值班人竟然不是警察,那么要这个警方的微博做什么?或者警方的微博外人可以经常使用吗?

济南警方的推托之词,真是最令老百姓失望的语言,之所以官微发表不当言论者均是【外人】,这里面推责任的成为很高,而且每次如此岂不是,那大家的智商开玩笑吗?现在之所以一出事就是外人的行为,明显是把自己撇清,找个替罪羊来说代替,当然现在没有证据说明济南警方是这样做的,可是外人使用警方的微博?难道不觉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吗?中国很多时候,出现错误的话,都是外人,这样推责任的现象, 现在已经愈演愈烈。为何官微发表不当言论者均是【外人】,各种的道理,无非是把自己内部人撇清,包庇纵容而已!

济南警方官微就辱母案讽刺网友,你怎么看?

人民警察是群众的守护神,但在我们的现实社会环境中,警察与群众却成为了对立关系,在辱母案持续发酵的过程中,济南警方就非常直观的诠释了这种对立,在其官微的表态中,两条信息都是对公众态度的冷漠和讽刺,甚至用驴子来暗讽网民,对这种官方态度,公众已经忍无可忍,济南警方的官微也在网游的质疑声中沦陷,短短的时间就有上万的留言评论,这种舆情应对态度是给济南警方最大的招黑。

不出所料,济南警方在发现苗头不对以后,迅速做出回应,而回应的结果也跟网游预料的如出一辙,将所有责任推卸给了临时工,殊不知这种推卸责任的方式已经老掉牙,甚至等同于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真如其所言,那么这只能说明济南警方的管理真实漏洞百出,一个警方的官微,竟然是随意可以发布信息的,关键是发布者竟然不是警务人员,这种解释真的是在侮辱民众的智商。

无论辱母案最终如何发展,济南警方在此次事件中发挥了兄弟单位之间互帮互助的优良作风,凭借自己的寥寥数语,成功激怒网友而将战火引到了自己身上,这对深陷舆论漩涡的聊城以及冠县警方无疑是最大的帮助。济南警方为了替兄弟单位承担舆论压力,公然将民众嘲讽为驴子,这种作风是我们闻所未闻的,虽然相关人员做了无关痛痒的所谓释疑,但因此而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已经无法消除,无论其最终会做出何种解释,其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伟岸形象都已经坍塌。

舆情应对是政府职能部门最基本的工作技能,但济南警方在此次舆情事件中,不但没有展现出作为山东十七地市老大哥的胸怀和担当,反而学起了梁山好汉的有难同当这种江湖道义,不得不承认,聊城以及冠县警方的确因此而释放了不小的压力,但其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相信聊城甚至山东的民众对自己的保护神也不会再有任何好感,能够将自己负有保护责任的人民群众讽刺为驴子,全天下也就唯独济南警方如此有魄力了。

于欢案发布新的审判结果。如果你是于欢,案件发生时你会怎么做呢?

3月25日,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刺死辱母者》,刷爆了整个舆论场。

截至目前,微博话题#刺死辱母者#阅读量已超过6亿。

这篇报道称,2016年4月14日,山东民营小企业家苏银霞、于欢母子因无力偿还高利贷而遭到恶意讨债,在母亲受到讨债人“极端手段侮辱”、出警警察借故离开的情况下,于欢拿起水果刀刺伤四人,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但因失血过多在医院死亡。聊城中院于2017年2月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于欢是否无罪,知著君无法断言。但在如此“现象级关注”的背后,是什么在牵引着我们愤怒的情绪?这场声势浩大的舆论又是怎样一步步形成的?

这场舆论风波的源头,就是南方周末这一篇深度报道。报道一出,立刻引发网友热议——

“极端手段侮辱”、“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凌辱”…… “辱母”的细节成为了网友情绪煽动的导火索,当众辱母,儿子必然群情激奋,这是一个人本能的血性。

读完报道,不得不佩服记者王瑞峰的调查能力;但是,当我们冷清地再来回顾这篇长文时,报道上的有失公允似乎成了这场舆论最初的引爆点。

首先,从“辱母”这一关键细节来看,记者用了一个非常模糊的词汇——“极端手段侮辱”,看似是记者在规避一些不雅字眼,实则却让不少读者望文生义。

微博用户@张洲的理解是:“那帮歹徒当着儿子的面,掏出生殖器抽母亲的脸……”

网友在这样的具体细节描述下,自然被激起了愤怒——

事实究竟是什么?

根据判决书里于欢的口供,催债人员脱裤子露出下体后,被员工马金栋及时劝阻,并没有提到“生殖器抽母亲的脸”这样恶劣的行为。

@张洲对报道产生的误解,导致了不少的负面情绪,其影响也十分广泛:转发量14万,点赞数15万,评论量5万。正是由于南周记者细节处理的模糊性,给读者带来了二次解读的扭曲,方才催生了舆论的苗头。

有人可能会为南周辩解,这是出于报道的儒雅而刻意规避不雅字词。但知著君认为,这篇报道的核心就在于此,挑动网友神经的关键也在此,模糊性的描述只能让舆情恶变。

其次,从新闻写作的角度而言,报道中大量使用形容词,如“瑟瑟发抖”、“咬牙切齿”、“几近崩溃”等等,记者的主观情绪植入在文字之间,故事化的描述虽然极具代入感,但这篇报道呈现的情绪煽动性,仿佛让我看到了赫斯特当年黄色小报的“风采”。

此外,还有网友指出,报道中几乎全是被告方(于欢)的证人证词,对于原告方(杜志浩)的描述是一些“背景信息”的补充。

微博@辟谣与真相指出,“作为媒体,本应把正反两方的说法,都全面、如实的告诉受众,让受众自己判断,不能片面报道误导受众……”

并且,该微博还附带了于欢辩护律师@殷清利律师于24日晚的微博截图,直指其“热炒”嫌疑,而这条微博目前已被删除。

这篇颇受争议的报道,就这样拉开了舆论激荡的序幕。知著君并不是想为杜志浩等人洗白,这样的恶劣行径理应受到法律制裁,但靠新闻媒体的口伐笔诛,难免会模糊事实、裹挟民意,这样的做法只会引燃舆论。

依靠着南周的报道《刺死辱母者》和判决书两份资料,媒体纷纷扑上了这块“人血馒头”,“刺死辱母者”俨然成为了一个传播符号,其背后渗透着法制与人情的探讨、良知与正义的拷问,就像媒体话题创造的天然酵母。

根据人民网舆情检测室的数据显示,截至26日22时,与“刺死辱母者”相关网络媒体报道达到3972篇,微博4702条,微信文章2352篇(上述均不含二次转发)。网络俨然成为一个巨大的舆论场域,观点的讨论主要有三:

其一,情理与法律的关系。比如,作家易中天在《血性男儿哪有罪?刺死辱母者既是正当防卫,更是见义勇为!》文章里认为:“劈山救母传为美谈,于欢救母反受惩罚,于情于理均难以服众。”

其二,于欢是否属于正当防卫。江苏省高级法院助理审判员桂公梓在《讨论“辱母杀人案”的正确姿势》中认为——

其三,警察是否渎职。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在《从刺死辱母者案看法治践行中的痼疾》一文中指出,“当地警方如果能够正常适用法律,接警到源大工贸后就应该采取措施,追究杜志浩等一干人员涉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和非法拘禁的刑事责任,至少应追究其治安行政责任”。

“辱母”、“杀人”、“判决不公”、“渎职”……正是这些戳中社会大众痛点的标签,让舆论在社会化情绪的累积中广泛传播。根据新榜趋势的数据统计,微信公众号诞生10万+爆文近百篇,点赞数量最高的20篇如下图所示

自媒体时代,在信息不足时,往往情绪先行。仔细看看这20个标题,“血性男儿”、“恶霸”、“冰冷”……无不具有煽动性,情绪化的字眼无疑是收割“民意”流量的利器。

然而,这些情绪色彩极浓的文章,又对舆情走向带来何种影响呢?

诺依曼从社会心理学角度,提出了意见气候形成的三个条件:多数传播媒介报道内容的类似性,由此产生共鸣效果;同类信息传播的连续性和重复性,由此产生累积效果;信息到达范围的广泛性,由此产生遍在效果。

自媒体文章连篇累牍地覆盖,恰好给舆论的扩散提供了“气候”,遍在的煽动情绪让个体心理逐渐向群体心理转变。从清博舆情的微信分析可以看出,从26号到27号,网友的负面情绪正在增长。

26/27

正当舆情不断升温之时,25号晚上,@济南公安官方微博发布一句“情感归情感,法律归法律,这是正道”,迅速给这场硝烟四起的舆情处理——火上浇油!

无论是“躲猫猫事件”,还是去年的“雷洋案”,网友对警方的公信力早已习惯性质疑,定型化效应十分明显,这为舆论兴起提供了舆情基础。当“刺死辱母者”案事实尚不确凿时,网友等待着官方的回应,而等来的却是一句对舆论谴责的话语。

网友纷纷表示不满。不料,@济南公安次日再发微博“毛驴怼大巴”,这张情绪化的微博被网友解读为“政府是大巴,群众是驴,驴怼大巴,不自量力”。

聊城政府迟迟未开口,当人们的诉求得不到满足之时,往往会以一种“补偿心态”将注意力转移到其它矛盾之上,从而为舆情诉求寻找到一个释放的渠道。而济南公安高级自黑,那我就来做这个“渠道”吧。

“毛驴怼大巴”事件无疑是对民众的焦虑情绪添柴加火,进而滋生了反向的社会情绪,在引发社会大众对政府机构不信任的同时,也为“刺死辱母者”案的进程带来干扰。

现实的情况正是——舆论看似热闹,但真相依然原地踏步。频频发生的次要热点让引导失去准心,各种跑偏的舆论话题干扰着核心议题的深入。在一定程度上,社会大众的焦虑与情绪化更加严重,舆情呈现梯度式升温。

在感性化和情绪化的发声中,网友们各抒己见,在激烈狂热的舆论环境中针尖对麦芒,其中裹挟的反向社会情绪,已经出现了“舆论审判”的倾向。

随着事件的逐步发酵,诸如此类的情绪越来越多,从@头条新闻发起的两个投票可以看出,网友的极化情绪被“辱母”这一细节所点燃,对于“法理情”的讨论,形成了舆论一边倒的强烈共识,质疑着法律与司法的权威。

“舆论审判”对司法审判带来的影响有两个方面。积极面在于倒逼司法部门的行动,如促成收容制度废止的“孙志刚案”;但是,舆论审判影响司法公正的例子也屡见不鲜,如影响极大地“彭宇案”。

当于欢一审判决结果出来时,网友以压倒性的声音呼喊着“无罪”或“减刑”,为了避免出现“雷洋案”的复杂舆情,这一次,官方的回应及时而有效,稳住了摇摇欲坠的公众之心。

26日10点43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微博称,依法组成合议庭受理此案。

11点16分,@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派员调查”,转载量7万,点赞数31万次。

11时37分,@最高人民法院转载@山东高法通报微博;12点50分,@山东公安表示,“已派出工作组”;下午16点27分,@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称,对“于欢故意伤害案”依法启动审查调查。

在舆论引爆后24小时后,官方通过微博平台频频发声,相关通报中直言审查重点为“于欢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警察是否失职渎职”,可以说变相回应了“是否存机械适法”、“警察执法是否规范”这两大核心舆论关切点。

这一次,司法部门并未选择性失语,多层级的官方连环回应,司法与舆论再现良性循环。政府对民意和程序正义的重视,让不少网友吃了一颗定心丸。

除了官方的及时回应之外,两天之内,各大媒体也表现出了应有的风范。以澎湃新闻、人民日报、新京报、北京青年报、华西都市报为首的媒体,反应迅速、追踪及时,短时间内拿出角度各异的采访、报道、评论,集体发声。

南方周末《刺死辱母者》事实信息较为模糊,各家新闻媒体纷纷展开实地采访,补充了最初报道中未呈现的大量信息。

与自媒体的评论文章相比,各大媒体的评论更显理性,无论是对“于欢是否无罪”的探讨,还是“情理与法律孰轻孰重”的深思,都带着这个时代坚韧的印记。

一桩旧事,一篇长文,轰动了整个中国。

辱母,杀人,正义……这些标签成为了社会化情绪的聚焦点,放大了舆论的影响烈度。究其根源,还是在于公众对潜在风险的恐慌担忧,对公权力和程序正义现状的极度失望。

在“刺死辱母者”这起案件中,我们既要看到一些记者深刻的调查能力,也要看到社会化情绪在舆论的裹挟之下如何变异。

在我们把“舆论”当做一种伸张正义的力量时,也要保证其理性和规范,别让你的发声裹挟着过多的社会化情绪。一件议程的处理,还是需要社会理性共识的凝聚。

济南多部门联手打击传播房地产调控不实信息行为

济南市住建局与市公安局近日联合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散布、传播房地产市场调控不实信息行为的通知》(下称《通知》),对房地产开发企业、中介机构、承销机构、个别媒体、自媒体及个人散布不实、不良信息,扰乱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带来不良后果的,市住建局将联合公安、网信等部门依法予以查处,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并向社会通报处理结果。

《通知》称,近日网上流传一些关于济南市房地产市场调控的不实信息,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市城乡建设委)第一时间予以回应,严正重申: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不动摇。主管部门回应后,不实消息和言论逐渐消弭。但据舆情监测和市民反映,仍有部分开发企业及自媒体罔顾事实,充耳不闻,甚至故意恶意再次夸大事实,自我炒作,借此散布项目涨价的消息,制造市场恐慌气氛,误导消费者,以提升销售业绩,扰乱了市场秩序,带来了较恶劣影响。

近期,一则“2019年2月济南全面放开限价限签”的消息在朋友圈传播,3月20日,济南市城乡建设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已经重申:将严格执行已出台政策,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不动摇。

而作为山东省的新闻权威信源,大众网3月21日曾连续发了两条报道《济南楼市限价已取消?市建委:限价取消,但限购仍在施行》和《楼市调控政策有变?济南市建委回应不实言论》,被广泛转载,但目前大众网已经看不到第一篇稿件。

前述新闻发言人还表示,济南市继2016年9月底、10月初、12月底,以及2017年4月四次出台涉及限购、限贷、限售的调控政策,2018年4月、7月又分别针对全款购房、拒绝使用商贷或公积金贷款以及“毛坯变装修”变相涨价等问题进行了及时纠正和规范。政策实施以来,市场过热现象得到明显遏制,销售价格企稳,政策效果显现。

如今,济南楼市调控再度趋严,发出罕见的住建局+公安局联合通知。

《通知》再次强调,严格执行已出台的调控政策,保持调控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继续做好价格指导工作,确保市场稳定。与此同时,要加强房地产市场检查,加大房地产市场监管力度,继续深入开展打击侵害群众利益违法违规行为治理房地产乱象专项行动,并加强信息公开和舆论引导,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建立常态化信息发布机制,准确解读房地产市场形势和政策。健全网上舆情监测机制,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稳定市场预期。

结语:近期济南舆情情况如何报道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您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济南舆情处理、近期济南舆情情况如何报道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阅读:12次

我要留言

  

分类栏目